全本电子书

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小说 - 《决不放过》TXT全集下载

《决不放过》

网站报错


无法下载
图片错误


推荐给好友

《决不放过》TXT全集下载

小说作者:未之
小说分类:恐怖小说
小说状态:已完结
小说格式:TXT电子书
小说大小:解压后(3.84 MB)
下载方式:全本免费下载
发布时间: 2021-09-12

10(已有人评分)

《决不放过》TXT下载简介
决不放过
第一章:
雨正在倾盆而下,豆大的雨点打在地面上劈劈啪啪的响。 已经是深秋了,阴冷寒风夹杂着雨水呼呼的吹,让刚进入深夜的校园无比寂静,人们都已早早的钻进被窝,去享受那令人惬意的温暖。
周凯却站在高高的26号楼的天台边上,呆呆的望着漆黑的远方,任由冰冷的雨水冲刷着他。
“又下雨了!大家都睡了吧!”他呢喃道。整了整贴在身上的紧身衣,突然从天台一跃而下。
刺耳的警笛划破漆黑的长空,由远而近,呼啸而来。
“他X的,在这个时候又发生这样的案子,真是倒霉!”做在警车里的张栋松了松脖子上的领带,嘟囔的骂了一句。
车里的对讲机传来了助手王亮急促的话音:“张队,来了吗?现在在哪里?”
“别急,马上就到!”张栋回了话,加大了油门向市郊的海江高速路入口处飞驰而去。车窗外的雨依旧很大,大的几乎让人看不清楚路。
“嘎!”丰田霸道稳稳的停在了写有海容高速路入口处的指示牌下。指示牌下已经停着两辆警车,正闪着红蓝两色的警灯。海容高速是由海宁市政府筹划建造到容河市的高速公路,刚刚建成,还没有正式通车。车刚一停稳,张栋便冲出车外,顾不得瓢泼大雨,迎着助手王亮跑了过去。
“怎么样?现场的情况如何?带我去看看!”
“张队,跟我来!”王亮领着张栋向现场跑去。“林法医他们已经到了,正在勘查现场。”
“林若,现场情况怎么样?是不是和前两次作案手段一样?”张栋问道。
一个身材较小的白衣女子闻声站了起来,摘掉了手上的手套,指着地上躺着的一具尸体,面无表情道:“张队,死者是一女性,现场距高速路边距离在10米左右,死亡时间大概在临晨12点到1点之间,死亡原因是窒息而死,然后由车上抛下,滚落到此。路上没有留下明显的车辆痕迹,说明凶手抛弃尸体时没有刹车,这也说明,凶手不是一个人。从杀人手法和抛尸手法上看,应该和前面两个案子一样。其他的情况,要等我们解剖尸体后才能知道。雨下的很大,很大程度上破坏了现场。”
张栋望着眼前这个语气冰冷的女子,他真的很难相信,这么年轻漂亮的一个女子竟然是海宁市公安局的特聘法医,而这个女子还在就读研究生。
“王亮,说说你们发现案件的经过。”
“是!报案的是附近负责养路的工人,临晨一点半钟左右,其中一个工人得了急性阑尾炎,在工友陪伴下外出就医,刚打开房门就看到一辆黑色奥迪轿车高速驶过,并从车里抛出一黑色物体,由于该路段还未通车,不应该有车辆通过,于是工人便上前查看,从而发现了尸体。”
“发现轿车的人一会我们一起去给他做个笔录。”张栋向王亮说了一句后,便转过头来对
林若道:“林若,我们的人现在可以勘查现场吗?”
“可以了,我们需要的东西已经收集的差不多了。如果需要什么帮忙就请开口。”林若说完,收拾好器具,站在张栋的一旁,直直的盯着尸体一言不发,也不去理会被雨水淋湿的帖在脸上的头发。
死的是一个年轻漂亮的女性,说是女性,不如说是女孩更好一些,女孩打扮的很是妖艳,无论她以前是怎么样,多么的光彩,现在都只是一句冰冷的尸体。女孩的脖子上有凶手留下的掐痕,身体多处擦伤,血和着雨水流了一地。不远处的草有被压倒的痕迹,相信那是尸体翻滚留下的
张栋很是替女孩感倒惋惜,这么一朵漂亮的花就这么凋谢了。“X的,让我抓住他,定让他好看!”张栋简单的看了看现场后,怒骂了一句。这里对于张栋他们来说,并没有太多的勘查之处,现在他们能依靠的只有那个目击证人和林若他们的解剖结果。
“林若,有了结果请立刻通知我们,这几天就麻烦你们了。对了,要和我们一起去做证人笔录吗?”张栋问道。
“嗯。好的,也许其中能有什么帮助也不一定。毕竟这是这个连环案件的第一个目击证人。”林若答道。
张栋,林若和王亮走向了不远处还亮着灯的民工宿舍。
第二章:
民工宿舍就在公路的旁边,离现场大概有三十米的距离,张栋他们一行人刚一推开门,便看见做在凳子上的本案的唯一目击证人。张栋迅速的打量了一下他,他个子不高,大约三十岁上下,消瘦的脸上已经呈现出于同龄人不同的沧桑,眼睛呆呆的望着地板,拿着水杯的手还在不停的颤抖,看来吓的不轻。
张栋快步走上前去,随手那了个凳子坐下,轻声问道:“你就是小刘?不要怕,说说今天晚上的经过好吗?”
小刘望了望张栋,机械似的点了点头,似乎还没有从惊吓中回过神来。
“晚上大概一点钟的时候,同屋的老李肚子疼,起身去茅房,大概十分钟左右,他回到宿舍。”
“你是说一点钟?”
“嗯,他亮灯的时候我看了一眼表。”
“对不起,你接着往下说。”
“他回到宿舍后,熄了灯,过了大概十五分钟左右,我听到他不住的在床上呻吟,还打着滚,我便急忙起来拉他上医院,刚打开门,便看到一辆黑色的奥迪轿车从路上经过,然后从车里抛下一个东西,你也知道,这条路还没有通车,根本不可能有车经过,我一时感到奇怪,便叫起隔壁屋的小张,先带着老李去医院,我自己上前查看车里掉下来的东西。”
“不好意思再打断你一下,你说车是奥迪的?”
“嗯,虽然宿舍周围没有亮灯,但是你也看到了,在前面堆放沙石的地方是有亮着一盏灯,那是防止有人来偷材料的,当时车经过的时候,我看到了车的形状,对了,我忘记和你说,我是负责工程队里汽车维修的,在没有来这里之前,我还开过两年的维修店,我喜欢汽车,没有事的时候,我爱看汽车杂志,虽然我没有多少钱买。”
张栋点了点头,接着问道:“你说堆放沙石的地方亮着灯,怎么没有人在那里呢?”
“现在工期已经结尾了,头头们都不怎么来,材料也都拉走了,剩下的都是边角料,哪里还有人会偷,亮个灯只不过是做个样子。”
“那你看的到车的牌子了吗?”张栋有些激动。
“没有,那么快的速度,加上那么大的风雨,我怎么可能看的清楚!”小刘的回答在张栋的意料之内,但是还是让他有点小小的失望。
张栋轻轻的拍了拍小刘的肩膀,安慰道:“事情已经过去了,不要在想它,如果有什么遗忘的,请和我联系,谢谢你的帮助,早点休息吧。”说罢递给小刘一张自己的卡片就要离开。
“等等!”小刘叫住了张栋,“虽然我没有看到车牌,但是我看到了它的牌子和普通的牌子不太一样,牌子的四周有花纹。”
“哦!”小刘的回答让张栋兴奋不已,他冲到小刘的身旁,激动的摇着他的双肩道:“是吗?是什么样的花纹?”
小刘吃力的瞥了瞥嘴笑了笑道:“什么样的花纹看不清楚,只是隐约看到车牌周围有一些纹路而已。”
“哦!对不起,是我弄痛你了。”张栋不好意思的放开了手。小刘的回答让他顿时陷入了沉思。
不一会儿,张栋扭头去对王亮道:“王亮,海宁市的车牌从外形上应该是两种,对吧?一种是普通型的,一种是豪华型的。”
“嗯,没错,豪华型的就是在牌子的周围加了金黄色的花纹装饰,我看小刘见到的就是这种车牌。”王亮答道。
“可是,市里装有这种车牌的奥迪车实在太多了,我们怎么去查啊!”张栋叹气道。
“可我好像还没有说是哪种奥迪车吧,警察同志!这个车是奥迪A8。”小刘的回答又让张栋吃了一惊,不得不对这个民工刮目相看。
“奥迪A8,奥迪A8!”张栋诧异的看着小刘,嘴里不停的念叨着小刘的回复,突然,他猛的转过头,冲着王亮喊道:“王亮!立刻去查车牌带金黄色花纹的奥迪A8,这种车在海宁市绝对不超过5辆!”
“是我的疏忽,我一直以为你说的奥迪是最多人用的奥迪A6。真不敢相信啊!你可立了大功了。要是市局需要一个维修工人,我第一个就要你!”张栋拉着小刘的手,又是羞愧,又是开心。
第三章
第二天一早,“砰”的一声,张栋甩开办公室大门,瞪着双发红的眼睛冲了进来。
“X的!”张栋气的把头上的帽子往桌上一扣,小声的骂了一句。
“张队,怎么了这是?”对桌的小陈小心的问道。
“早上开会,刘局把我训了一顿,说我们防范工作没有做好,一个月内接连发生三起三人事件,上面对这个事情非常重视,要我们限期破案!X的,娱乐场所那些地方怎么防范!都是些要乐子不要命的人!”张栋气的鼻子里只剩下出的气。
小陈伸了伸舌头,不敢接话。
“对了,王亮他们有消息了吗?市法医那边有没有给我电话?”张栋问道。
“没有,暂时还没有什么消息。”小陈答道。
“有任何消息,你让王亮立刻给我电话,我现在去市法医那边看看。”张栋说完,起身拿了帽子就要往外走,就在这时,办公室的电话响了起来。
小陈忙拿起电话,对着电话嗯了两声便把电话交给了张栋,“找你的,是市法医。”
张栋一把拿过电话,里面传来了林若清脆的声音:“张队吗?我是林若,解剖结果出来了,是你过来还是......”
“谢谢你,我马上过去。”张栋“啪”的一声放下电话,冲出了办公室。
市法医办公室里,张栋见到了林若,林若美丽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的憔悴,一双大眼也是通红。
“让你们辛苦了。”张栋感激的说。
“见外了,这是我们应该做的。”林若轻轻的摆了摆手,“这些是我们昨天晚上连夜解剖的结果,还是我来说的比较直接吧。被害者欧阳茜,25岁,四川人,无固定职业,被害方式为窒息而死,死亡时间为昨夜12点半左右。被害人生前曾发生过性关系,估计是与凶手一起,但是,凶手没有留下痕迹,还有就是,被害人体内含有打量的迷幻药成分,估计是凶手先将其迷幻,再将其杀害,另外就是,在现场发现死者的手提包内,除了死者的身份证和一些化妆用品以外,没有发现其他物品。”
“无固定职业?这么说来,和前两次案件是一样的了。”张栋说道。
林若点了点头表示同意,“会不会是劫杀?财色双收?”林若提出了疑问。
“不!绝对不是!”张栋表示了不同看法,“这是明显的针对某一人群的杀人活动,凶手这么做只是为了掩饰他的真正目的,如果说以前我还将其规类为夺财夺色一类的话,小刘的证词让我彻底的否定了这个说法,你想想看,拥有奥迪A8车的人难道会去劫一个小姐吗?”
“嗯,这么看来,我到建议你向精神缺陷这方面去查查。“林若说道。
“哦?怎么说?”张栋来了兴趣,尤其是和一位这么漂亮的女孩探讨案件。
“像你说的那样,没有人会在拥有奥迪A8车的同时再为了几个钱去劫杀小姐。除非这个人对于这类人有特殊的精神疾病。”林若答道。
“嗯。”张栋点了点头,“你说的没错,不过这个范围太大,查起来有相当的困难,现在先等王亮他们的结果再说。”
“好的,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就和我说。“林若答道。
张栋看了看表,快到吃中午饭的时间了,“对了,忙了一个晚上,中午我请你吃午饭吧,当作对你的感谢,怎么样?如果没有别的人约你的话。”
“不了,下午我在学校里还有课,我要回去准备一下,下次吧。”林若摆了摆手。
“好吧。”张栋有些失望,叹了口气,“林大美人还真是难请啊!合作了这么久,就还没有赏脸过,既然这样,我送你回学校总可以吧。”
“下次一定有机会的。那就麻烦你送我了。”林若笑了笑,拿了一堆的资料和张栋走出了办公室。
刚要上车,张栋的手机响了,是王亮的号码。张栋不好意思的对林若笑了笑,按下了接听键。
电话里立刻传来了王亮的声音:“张队,我在市交警这里,刚刚查出了结果,你过来一下吧。”
“嗯,我马上来。”张栋挂断了电话刚要解释,林若按住了张栋的话头。
“是王亮吗?张队有事就去忙吧,我自己做车回去。”说罢,转身向公交车站走去。
望着林若的背影,张栋显的有些无可奈何,只得爬上车,飞速向市交警所在地赶去。
第四章
在市交警办公室里,张栋见到了王亮和交警大队副队长,互相寒暄后,他们直接进入正题。
“在所有车辆记录里面,奥迪A8登记在录的有4辆,其中正凯集团一辆,中桥纺织一辆,精细化工一辆,这三辆中前两辆是私企的车,另外一辆是市属企业的车辆。”赵副队长介绍道。
“那还有一辆呢?”张栋急切的问道。
“还有一辆是市委的车,市委钱副书记的专车。这四辆车中,其中三辆使用了豪华车牌。”
“哪三辆?”
“除了精细化工的那辆以外,其他的都用了豪华车牌。”
“啊!”赵队长的回答让张栋大吃一惊,他没有想到调查的结果是这样,“怎么会是这样?这三辆车的使用者难道会犯这样的罪?”张栋很是怀疑的自问道。“难道是小刘眼花看错了?”
“那可不一定,说不定就是其中的一个人做的呢!这啊!叫做出人意料!”王亮答道。
“去!什么出人意料!要不是小刘看错,就是有人冒用了这车,先不管那么多,就是天王老子,也要去查!”张栋坚定的说道。
“走,亮子,我们先去查查那两辆私企的车,这个比较好打交道。谢谢赵队长的帮助。”张栋用力的和赵队长握了握手,带着王亮出了门。
一个下午,张栋和王亮都在检查车中度过,可是却什么都没有发现。这两量车不但有完整的使用登记记录,而且有充分的证据证明昨天夜里车辆根本没有出去过。因为车里从上到下,从里到外都是干的。
张栋和王亮垂头丧气的往市局赶。“X的,真是部好车,长那么大还真没有做过那么舒服的车,那车里的位置真叫一个大,那沙发真叫一个舒服。”王亮做在张栋的普桑里胡侃道。
“叫你去查车,你倒好,光顾着舒服了。这下好了,只剩下最后一个线索,X的,先查完最后一个线索再说,管它那么多。”张栋郁闷了一天,索性放开了心情,“嗯,昨天开着刘局的丰田霸道还都比不上这车。”
“哎我说张队,市委不都是统一用的奥迪A6吗?怎么会也有一辆A8呢?”王亮问道。
“市委的这辆A8还是今天我们去的正凯集团送的,当初他们一口气定了两辆,后来自己留了一辆,另外一辆说是什么感谢市里对外资企业大力支持,就送给了市委,市委马书记已经有车了,当时,钱副书记是刚提调过来的,所以市委就把这车配给了钱副书记用。这也是我们海宁市的一大特点,副级用的车比正级用的还高级。想那马副书记还用的是以前的奥迪100呢!”张栋兴致勃勃的介绍道。
“哦!原来是这样啊!那有没有可能是黑车干的啊!”王亮问道。
“你以为是丰田花冠啊!那么容易组装!不过要是真是走私车的话,我们只有靠那些混混了。”张栋不无担心道。
来到市委,已经是傍晚六点多了,市委已经下了班,张栋只好联系值班武警让他们进去检查车辆。经过反复几次检查,就是没有看到那辆奥迪A8的身影。后来在值班员老王的解释下才知道,这辆车是天天由钱副书记开回家的,并不在市委里面保管,不过,老王清楚的记得,今天一天就没有见到过这辆车。这下张栋他们心里一咯噔,急忙告别了老王,向钱副书记家里赶去。
钱副书记家里没有人,都去应酬了,家里的保姆不让张栋他们进屋,最后给张栋他们弄的没有办法,才告诉他们,车子没有在家里,他们也不知道书记去哪里了。
“怎么办?要不明天直接去市委?”王亮问道。
“不!这事上头抓的很紧,耽误不起那工夫,我们就在这里等,等书记回来,直接查车。”张栋答道。
两人在路边胡乱买了些东西填饱肚子,便钻进车里吞云吐雾,静静的等待钱副书记的回来。
等待的时间是漫长的,就在两人快要支持不住的时候,钱副书记一家回来了。
张栋揉了揉因为瞌睡而有些发疼的双眼,朝车窗外望去,映入眼帘的一切却将他惊呆了,张栋和王亮不约而同的对望了一眼。诧异同样的写在了两个人的脸上,因为钱副市长开回来的不是奥迪A8。
张栋顾不得想那么多,打开车门跑过去拦住了就要进门的钱副市长夫妇。在保姆的喝责声中,张栋亮出了警官证。钱副市长轻轻的档开了保姆和夫人,问道:“张警官,你找我有什么事吗?”语气沉稳有力。
“是这样的,近来发生了一系列的杀人案,初步怀疑凶手和奥迪A8车的拥有者有关,所以我和我同事前来调查一下钱副市长的车子。”张栋答道。
“你敢怀疑副市长是凶手!”钱夫人刚要发作,钱副市长摆了摆手压住了夫人的话语道:“如果有什么能帮上忙的,你尽管问好了。”
“谢谢您的合作,请问副市长您的车呢?”张栋问道。
“哦,车子昨天夜里我儿子驾出去参加他们同学的生日宴会了,晚上回来的时候不小心刮上了车门,今天一大早送去修理店维修去了,所以今天我开了夫人的车回来的。”钱副市长答道。
“哦!是这样啊!那么您能告诉我是哪个修理厂吗?”张栋问道。
“这个恕我没有办法回答你,因为是我儿子早上开走的,他刚刚给我电话说要在公司里加班,所以你们可以去他公司问他,他在世纪科技上班,叫钱迪。我想你应该知道这个地方的。”钱副市长答道。
“谢谢您的帮忙,打扰您了,再见。”张栋敬了个礼,告别了钱副市长。
“下面怎么做,张队?”王亮问道。
“走!去找钱迪,路上我给刘局电话,先把他控制住,防止他消灭证据。你赶紧给市法医那边打电话,让他们连夜派个人过来跟我们去查车。”张栋答道。
“那小子已经将车拿去维修了,不怕他早已经毁灭了证据?”王亮担心的答道。
“不怕!那些维修店的人弄的都是业余的东西,有些证据,不是那么容易毁的掉的。”张栋满怀信心的笑道,脑海里映出了林若那美丽动人的脸庞。
第五章
在世纪科技十九层高楼的对外贸易经理办公室里,张栋见到了钱副市长的儿子钱迪。钱迪长的斯斯文文,个子挺高,不到三十岁,却已经是海宁市最大对外贸易公司里的经理,年少有为,相貌堂堂,加上有这么个有权势的爸爸,不让人打他的主意都是不可能的。
张栋简单说明来意后,便让王亮带钱迪回市局,自己做车赶往钱迪所说的高腾汽车维修厂,在那里他将和市法医派来的人汇合,连夜对汽车进行检查。
刚到维修厂还没有一枝烟的工夫,就看到了市法医的车子。车里跳下一个人,张栋一愣,随既便笑了,来的不是别人,还是林若。
“怎么?你们市法医就没有人了吗?所有活都让你一个人干啊!”张栋打趣的问道。
“呵呵,你也知道,现在没有人愿意做这个,又危险又没有钱,再怎么说我也是特聘的啊!给了我钱,当然让我多干活了!”林若难得心情好,和张栋逗起乐来。
两人在维修厂厂主的带领下,来到了最里面的车库前。车库里停放的正式一辆黑色奥迪A8,镶有金黄色花边的车牌上写着海A 66868的字样。
“这量车是早上8点钟左右来的,来的时候右侧驾驶室位置有一道大约三十厘米的划痕,我们已经将它维修好了,就等车主拿车。你们在这里忙吧,有什么事情让我帮忙就说。”厂主说道。
“谢谢你的帮助,你先忙去吧。”张栋说道。
等厂主离开,张栋绕着车走了一圈,怪声怪气道:“乖乖,66868,好数字啊!发又发,这东西现在归你管了,我在一旁休息去了,有事你叫我。”
“嗯”林若敷衍了一句,跳进车里不再搭理张栋。
张栋叼着烟,不知道该做什么,站在林若旁办怕影响到林若工作,走开了又担心林若要帮忙。
只得在车库外的空地上一圈一圈的绕着走。
夜更深了,寒气更胜,张栋用呵了呵冻的通红的双手,转过头来看了看林若的方向。
林若还在车里聚精会神的检查着,美丽的脸上似乎有了细密的汉水。
“这么漂亮的女孩,本不应该做这样的事的。”张栋想到。
“那应该做什么呢?歌星?还是电影明星?还是。。。。”张栋不禁哑然。
不一会儿,林若从车里钻了出来,张栋赶忙迎上去,“怎么样?有结果了吗?”
“先别急,等我回去化验了就知道了,啊!夜很深了啊,我先回去了,早上给你电话,赶紧回去休息吧,别累坏了。对了,这车暂时先不要让任何人触碰。”林若答道。转身上了车,离开了维修厂。
简单的一句话,却让张栋心里暖暖的,在和厂主交代完事情后,张栋也踏上了回家的路。
一路上,张栋禁不住在想,自己也应该属于年少有为的人,由于在连续几次破案中立了大功,
刚刚三十出头便成为了市刑侦一科的科长,自己长得也应该属于很男人的那种人,在学校里的时候,虽然为了忙于学业,没有在意,身边也有不少的追求者,想来在林若心中也应该留下了一定的位置吧。
第二天一早,张栋在拘留室里见到了钱迪,经过一个晚上的关押,脸色很是憔悴,但是精神却很好,正在和看守理论要给他个说法,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不能随便将他关押,还说什么要找律师之类的话。
张栋对着室内的钱迪吼了句,如果早上找不到证据就放了你,我亲自给你赔礼道歉的话便头也不回的走了,张栋对这种人很是鄙夷,总是仗着家里有权势,什么都不看在眼里。
10点多的时候,张栋便接到了林若的电话,在电话的那头林若告诉他,在钱副市长的车里发现的女性头发正是被害人欧阳茜的。张栋兴奋的挂上电话,派了一个人去市法医那么取证据,自己便着手办理正式拘留钱迪的事情。
原本以为钱迪在看到证据的时候会拼死抵赖,没有想到他却很平静的招供了,完全没有了早上飞扬跋扈的样子。为了能正常的开展审讯,保密工作做的很到位,暂时没有让钱副市长知道这件事情。审讯进行的很顺利,钱迪交代了前天晚上所做的一切,在同学生日宴会上认识了欧阳茜,并带她回到了自己的房子,临送她回家的时候,让她洗了个澡,并喝了预先准备的迷幻药,在路上将她掐死,然后抛尸在高速公路旁,同时,他也承认了前两起杀人案件也是他所为,所用方法一致。
在张栋的质疑下,钱迪不得不说出了另外一位帮凶,是他的同窗好友小吴,在他的帮助下,所有的犯罪得以顺利实施。
经过一天的审讯,案件终于水落石出,出审讯室的那一刻,张栋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他没有想到钱迪的杀人动机竟然是这么产生的,他也没有想到外表威严的钱副市长竟然有这么一桩风流债。
林若说的没有错,钱迪确实患有一定程度上的精神障碍疾病,在他十岁那年,父亲经不起诱惑有了外遇,母亲的感情遭受了重大的打击,不久便身故了,现在的钱夫人就是当年那位夺走父亲,赶走母亲的人,对于父亲所为,他一直对此耿耿于怀,对于现在的母亲更是恨之入骨,于是慢慢的迁怒于那些游走于社交场所,主动头怀送抱的女子身上,终于酿成了今天的苦果。
“哎!终于可以结束了。”此刻张栋的心里却很不平静,“亮子,通知钱副市长,记得暂时不要让媒体知道这事。”
“知道,我这就去办。”王亮点了点头。
下午快要下班的时候,张栋告了个短假,给林若打了个电话,跟她说了案件的事情,为了表示感谢,一定要请林若吃饭,林若也很高兴能这么快就解决了案件,一口答应了张栋的请求。
第二天,张栋是吹着口哨进的办公室,但是刚一跨进门,昨天和林若吃饭还没有消退的高兴劲就跑的无影无踪。所有的海宁市的报纸今天头条都登载了钱副市长儿子因为杀人被抓的消息,有的还写的根本不靠谱,都不知道这些记者是从哪里得来得消息,把张栋气的当时就训了王亮一通,王亮显的很无辜,一个劲的说不是他透露的风声。
张栋的屁股还没有做稳,刘局的电话就打来了,到了刘局办公室才知道,昨天钱副市长和夫人就来了,二话没说就指责市局是否抓错人了,并要求市局重新换人立案侦察。早上刘局的电话到现在就没有停过,来问情况的,来说情的没完没了。
“这简直就是在放屁!”张栋气的骂了一句,也顾不上是不是在领导面前了,“在这么明显的证据面前还能抵赖?”
“这个我很清楚。”刘局安慰道,“所以为了不必要的麻烦,同时也为了表彰你的工作,局里决定让你休息几天。”
“为什么?难道刘局。。。。”张栋问道。
“别多想,这案件是铁板定钉的事情,让你休息只是为了减少与市里那些人不必要的冲突。”刘局答道,“好好去休息几天,回来争取更大贡献。”
张栋只得接受领导的安排,接下来的几天,张栋在家里无所事事,他想去找林若,可是人家太忙,根本没有时间。在家里的几天里,张栋也很关心案件的发展,案子判的很快,但是出乎张栋的意料,最终的结局竟然是小吴被判了死刑,钱迪判了有期徒刑19年,说是什么小吴是主犯,钱迪帮凶。
这案件骗骗别人到可以,但是对于张栋来说,他知道其中发生了不可告人的事情。第二天,张栋风一般冲进了刘局的办公室,刚要和刘局理论,没想到刘局已经知道了张栋的意图。
几个警察立刻拉住林若。
“周凯!”林若顿时天旋地转,晕了过去。
后记:
三年后......
“林若!”张栋望着林若,这些年来她一直都这么忧郁。
“明天是我和苏甜的大好日子,希望你能参加!苏甜想你做我们的伴娘呢!”张栋道。
“是嘛!恭喜你了!我一定去,不过伴娘还是......“林若淡淡道。
“时间过的好快啊!都三年了......”张栋感慨道。
“是啊!”林若叹了口气。
“还没有忘记他吗?”张栋道。
“嗯!”林若点了点头。
“你不能一辈子都活在阴影里啊!”张栋道。
“放心吧!我没有你想象的那么脆弱!我还有工作陪伴我嘛!”林若笑了笑。
“你难道真的要这么一直下去?”张栋有些担心。
“嗯!我有预感,他一定还在某处,只是我还没有找到罢了。”林若坚定的道。
“林若!”张栋道。
“不要劝我!那天你不是也在吗?里面的情况你比我更清楚!”林若道,
“可是......”张栋欲言又止。
“不要说了,说说你的婚礼吧。准备去哪里旅游?”林若转移了话题。
“工作太忙,就在附近吧,你呢?研究生也要毕业了吧?怎么打算?”张栋问道。
“嗯!毕业后我想放个假,到处去旅游,回来后,直接到市法医上班。”林若伸了个懒腰道。
“是嘛!太好了。你也该放放假了。”张栋望着林若道。
一星期后,桂林。
林若一身休闲打扮,沿着漓江边,一边走,一边欣赏周围的风光。
这里景色宜人,山清水秀,让林若暂时忘却了所有的烦恼。
林若拿着相机边走边拍,不知不觉中走上了一条人迹罕至的小路。
这时,前面出现了一个年轻高大的男人的身影,也拿着相机在照相。
林若望着那男人的背影,顿时呆在当场,泪水不停的在眼眶里打转,迷朦了双眼。
“周凯!”林若深情的喊了一句。
男子停下了身形,放下了手中的相机,缓缓转过了身。(全文完)
本书来自【【落吧】】www.luo8.com
更多更新小说书籍请关注www.luo8.com【【落吧】】
'); })();